返回

95岁老人是功勋卓著的战斗英雄

2019-05-24 16:27|来源:新华网

  从不提当年勇,直到退役军人信息采集时才发现

  图为:九十五岁的张富清老人。﹙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张欧亚摄﹚

  图为:张富清当年英姿。

  图为:老人保存的“报功书”。

  中国建设银行来凤支行的离休干部张富清,今年95岁了。在熟人和子女眼里,他是一位温和慈祥的长者。去年底,来凤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在进行退役军人信息采集时,老人出示了一张泛黄的“立功登记表”。上面记录着他在解放战争时期荣立一等功三次,二等功一次,攻占摧毁敌人碉堡4座,多次充当突击队员在战火中九死一生。直到这时,人们才知道,这是一位有着卓著功勋的战斗英雄。

  参加突击队只身攻下多座碉堡

  张富清的档案显示,他1924年出生于陕西汉中洋县,1948年参加解放军西北野战军,1955年转业到恩施来凤县,先后在县粮食局、三胡区、卯洞公社、外贸局、县建行工作,1985年在县建行副行长岗位上离休。

  去年11月,来凤县退役军人事务局进行退役军人信息采集工作。张富清配合信息采集,出示了一张《立功登记表》、一张报功书、几枚徽章等原始资料,让家人和工作人员震惊。这张泛黄的登记表上记录了张富清在西北野战军4次立功的经过:一、1948年6月,他作为十四团六连战士,在壶梯山战役中任突击组长,攻下敌人碉堡一个、打死敌人两名、缴获机枪一挺,并巩固了阵地,使后边部队顺利前进,获师一等功;二、1948年7月,他作为十四团六连战士,带领突击组6人,在东马村消灭外围守敌,占领敌人一个碉堡,给后续部队打开缺口,自己负伤不下火线,继续战斗,获团一等功;三、1948年9月,他作为十四团六连班长,在临皋执行搜索任务,发现敌人后即刻占领外围制高点,压制了敌人封锁火力,完成了截击敌人任务,迅速消灭了敌人,获师二等功;四、1948年10月,他作为十四团六连班长,在永丰战役中带突击组,夜间上城,夺取了敌人碉堡两个,缴机枪两挺,打退敌人数次反扑,坚持到天明,获军一等功。

  张健全是张富清的小儿子,今年也有57岁了,曾任县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看到父亲私人收藏的历史资料,他也感到非常惊奇,几十年来,他只知道父亲是一名退伍军人,却从未听他说起过这些赫赫战功。

  冲锋陷阵时子弹擦着头皮飞过

  记者偶然获悉这个消息,联系到张健全表示想采访他的父亲,他感到有些为难,不确定父亲是否愿意接受采访。后来对老人称“省里有人想来看望,了解一下过去战争的情况”,老人勉强答应和我们聊一聊。

  张富清老人和老伴孙玉兰,住在上世纪80年代建成的一间简陋两居室里。他听力不佳,需要靠84岁的老伴转述。在记者的请求下,老人从箱底翻出一个盒子,从里面拿出立功证书、报功书和军人登记证,这些都是1948年至1951年间的原始资料,显示当时西北野战军的司令员兼政委是彭德怀。

  张富清告诉记者,他1948年3月参加解放军,当时不分白天黑夜战火正猛,他记不清打了多少仗,但记忆最深的是永丰城那一仗。那天拂晓,他和另两名战友组成突击组,率先攀上永丰城墙。他第一个跳下城墙,冲进敌群中展开近身混战,也不知道战友去哪里了。他端着冲锋枪朝敌群猛扫,突然感到头顶仿佛被人重重锤了一下,他缓过神来继续战斗。后来又感觉血流到脸上,用手一摸头顶,一块头皮都翻了起来,他才意识到一颗子弹擦着头皮飞过,在头顶留下一道浅沟。

  击退外围敌人后,张富清冲到一座碉堡下,刨出一个土坑,将捆在一起的8颗手榴弹和一个炸药包码在一起,拉下手榴弹的拉环。手榴弹和炸药包一起炸响,将碉堡炸毁。这场战斗一直打到天亮,他炸毁了两座碉堡,缴获两挺机枪。战斗结束,他死里逃生,而突击组的另两名战友却再也没有见到。

  张富清说,他多次参加突击组打头阵,但当年他的身体其实很瘦弱,他打仗的秘诀是不怕死。“一冲上阵地,满脑子是怎么消灭敌人,决定胜败的关键是信仰和意志。”张富清总结说。

  因为打仗勇猛,彭德怀到连队视察鼓劲的时候,多次接见张富清和突击组战士。永丰战役后,彭德怀握着他的手说:“你在永丰战役表现突出、立下了大功。”还亲手给他授功。

  转业后依然保持突击队员本色

  1955年,张富清转业到来凤县。

  今年68岁的田洪立,曾与张富清在来凤县卯洞公社共事4年多。当时田洪立是公社副书记,张富清是公社革委会副主任。

  记者问起田洪立是否知道张富清是战斗英雄,他非常意外。他回忆说,张老为人正派,从不倚老卖老、夸夸其谈,工作中总是挑最困难的任务,但从未听张老讲过去打仗的经历。

  田洪立记得当年公社班子成员分配工作片区,张老抢先选了最偏远的高洞片区,那里不通路、不通电,是全公社最困难的片区。

  在建行来凤支行里,许多人知道这位离休的副行长,但都没听说过他的英雄事迹,33岁的年轻行长李甘霖却对张富清敬佩有加。

  李甘霖告诉记者,去年11月,他得知张老要去武汉做白内障手术,需要植入人工晶体。他嘱咐老人:“您是离休老革命,医药费全部报销,可以选好一点的晶体,保证效果。”后来老人做完手术回来,李甘霖发现老人只选了一个3000多元最便宜的晶体。

  张富清说:“我90多岁了,不能再为国家做贡献了。医生给我推荐7000多元到2万多元的晶体,我听到同病房的一名农民只选了3000多元的,我也选了跟他一样的,为国家节约一点是一点。”

  张富清虽然从未向同事讲过自己在战争年代中当突击队员的经历,但他在行动上一直是奉行着一名突击队员的标准。

  深藏功名数十载连子女都没讲

  因为退役军人信息采集,张健全无意中知道父亲战斗英雄的身份。最近一次,趁着陪父亲在医院看病,他试着询问父亲一些战场的经历。老人向他出示了两处伤口,一处是右边腋下,是在战斗中被敌人的燃烧弹灼伤,一处就是头顶的子弹擦伤。

  记者问,这么英勇的事迹为什么从来不讲呢?老人说:“这些往事,组织上已经给了我证书和勋章,我没必要再拿出来到处显摆。”

  来凤县退役军人事务局的领导在上门探望时,询问张富清老人有什么要求。他动情地说:“当年和我并肩战斗的那些战友,好多都牺牲了,还有一些整连整排牺牲的战友,他们根本没有机会提任何要求。比起他们,我今天吃的、住的已经好很多倍了。我有什么资格居功自傲,给党找麻烦提要求呢?”

  张富清老人还欣慰地说,他一家四代人,如今有6名党员,后辈们都兢兢业业地工作着,子孝孙贤,是他最满足的事。(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胡成 张欧亚 刘俊华 通讯员 秦叙常 邱克权)


责任编辑: 建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