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正文

少年的成长

2020-05-06 17:56来源:济源网-济源日报责任编辑:薛芳芳

  疫情防控形势终于有所好转。好长时间没在外边吃饭了,那天早晨,便带着儿子去早餐店,打包了两份胡辣汤。但是,儿子爱吃的油条卖完了。无奈之下,我就买了些油饼。没想到,儿子吃完以后,觉得油饼很好吃。今天一起床,他就嚷着还要吃油饼。

  我想考验一下,看他能不能自己去买东西。于是,我拍拍他的头说:“想吃,自己去买!”说着,我递给他一张纸币。“五元!”他接过钱,自言自语。“爸爸,咋装不进去?”他低着头,一边用力将钱往裤子侧面的口袋里塞,一边抱怨。我过去一看,原来是口袋被缝上了。我一掏他裤子后面的口袋,发现是好的,就说:“装这儿吧!”于是,他将钱一装,戴上口罩兴冲冲地下楼了。

  虽说是考验他,但我心里还是放心不下。站在门口听他下了楼,我也立即跑下楼,骑着电动车悄悄地跟在他后面。只见他出了家属院大门一路往南骑,不一会儿就到了愚公路与黄河大道交叉口。

  我很担心他过马路时不看红绿灯。没想到他看见直行的灯是红灯,便停了下来,直到绿灯亮了才通过。看着他顺顺利利地通过了红绿灯路口,我悬着的心才算落了地。

  我跟着他到了路口,不巧又遇上红灯亮了。为了尽快跟上他,我右拐顺着黄河大道往早餐店赶。也许是我跑得快的缘故,到了那儿,却发现他还没到。

  在早餐店门口等了一会儿,发现他还没来,我的心里又开始紧张了。他会不会从永兴街过来呢?我心里嘀咕。于是,我骑上车就往永兴街赶,但从西头跑到东头,也没见到他。

  这家伙走哪条路了?焦躁的我,心里更加着急。

  我沿着愚公路南行,又顺着科教街西行,再顺着王屋路北行,转到了那家早餐店门口,还是没见到他。“师傅,您刚才看到一个骑自行车的小男孩来买东西了吗?”心里越来越焦急的我跑到店里问老板。我多希望老板能给我肯定的回答。“没有见!”忙碌的老板头也不抬回答我。我担心他太忙,没听清我说的话,就跑到他跟前又大声说了一遍。

  老板仍说没见。

  他跑到哪儿了?我心里纳闷。

  顺着王屋路继续往北走,快到愚公路口时,我猛然看见他正在等红绿灯。提到嗓子眼儿的心,这才落了下来。

  我躲在一旁,看他过了红绿灯,看他买了东西。

  他离开后,我立即来到早餐店问老板:“刚才,那个小孩儿买了啥?”“一份胡辣汤,还有油条!”老板如数家珍地说,“一共五元!”我扭头就要走,老板连忙叫住我:“他没付钱!”我忙不迭地向老板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呀!”“没事儿!没事儿!”老板说。

  付了钱,我就往家赶,但紧赶慢赶也没赶上他。

  到家门口时,我看见了他。“胡辣汤洒了!”儿子手里提着油条怕我吵他,怯生生地说。

  尽管儿子今天买东西没有付款,买的胡辣汤也洒了,但一想到毕竟是他第一次单独出去买东西,我心里便释然许多。于是,我微笑着说:“没事儿!”

  有时候,孩子的成长其实和打游戏差不多,每完成一次挑战,其经验值就会增加一些,未来应对未知世界的能力就会增加一分。作为父母,我们要敢于放手,让孩子自己去做。毕竟,孩子的人生必须由他们自己来面对。我们能做孩子一时的队友,但不能替代孩子。即使孩子偶尔做得不那么完美,我们也不应苛责。最好的态度,就是包容,而不是包办!(秦枫)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