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济源人 > 济源要闻 > 正文

【济源红色故事】贺坡铲除“土皇帝”

2019-12-07 10:24文章来源:济源网-济源日报责任编辑:刘永芳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五龙口贺坡村有一座富丽堂皇、豪华阔绰的大宅院,院内上房、厢房、作房、库房、岗楼等一应俱全,多达数十间。这里就是当时济源城东有名的大地主贺福重的家。

  贺福重,生性奸诈,心狠手辣,鱼肉乡邻,独霸一方,人送外号“土皇帝”。他不仅在贺坡、河头等村霸占良田200多亩,还在济源、阳城开有百货店、绸缎庄、炼铁坊等,可谓财大气粗,富甲一方。他常常自诩:家有两顷地,收成不靠天(全是水浇地),要想饿死我,天塌龙叫唤!

  在贺福重统治五龙口一带的30余年间,仅其诈派捐款一项就达18.4万元。据贺坡村统计,全村200户就有73户被其逼得倾家荡产,逃荒要饭,其中27户灭门绝户,30多人被其枪杀或活埋,20多人被抓坐牢,还有不计其数的妇女被其糟蹋。

  深受其害的贺坡人民,虽然恨得咬牙切齿,并与之进行过长期斗争,但由于这个“土皇帝”财大气粗,下通土匪上结官府,不少与之抗争的热血青年都被投入了监狱,甚至送了性命。

  我党革命武装的除奸反霸斗争开始后,贺福重十分惊恐,急忙勾结大土匪张德功,让其于1938年5月带一连人进驻贺坡村。这伙顽匪抓丁拉夫,横征暴敛,强迫群众修堡筑寨,闹得鸡犬不宁,民不聊生。他们还暗杀了我贺坡地下党支部书记贺思哲的父亲,并悬赏捉拿贺思哲。为控村设防,连老百姓出村、探亲、下田干活都得由他们开出路条才行。为打击这伙反动势力,根据沁阳中心县委书记王毅之的指示,贺坡党支部带领本村自卫团与周围各村的自卫团密切配合,几度巧妙袭击了顽匪。惊慌失措的张德功为保存自己的实力,便舍弃了贺福重,于一个多月后率部撤出了贺坡村。

  失去张德功这个狐朋狗友的保护后,贺福重又投靠了沁阳城的日军,让儿子贺子遇干起了日本人封的维持会长,还收买兵痞流氓邢本尧、土匪恶棍郭法通等为其当保镖。

  1938年10月19日,唐支队警备大队队长冯精华奉命带队下山,拟与沁阳中心县委下属的沁河游击中队一道进攻贺坡,彻底铲除贺福重这个恶霸。在东紫陵的开化寺内,冯大队长听取了贺坡村党支部对贺福重家的地形、兵力及防守情况的汇报后,决定兵分两路:一路到沁阳王村捉拿贺子遇,切断敌援兵之路;一路直奔贺坡,并先派人到贺坡安排联络地点和暗号,严密监视敌情,准备攻寨梯子。

  19日深夜,冯精华、贺思铭带领部队悄悄入村,包围了“土皇大宅”。他们在向导指引下,绕院墙一周,仔细察看了正门、偏门、贺福重的主卧、保镖郭法通等居住的西屋及敌人的防守情况。冯大队长低声说道:为避免伤亡,不宜强攻,最好智取。贺思哲灵机一动说:“这个容易,我有办法叫开他家的门。”于是,他派一位与贺家熟识的队员贺尚富带两个战士去敲贺福重亲信贺全升家的门,谎称肚子痛,想弄口大烟抽抽镇痛。贺全升信以为真,刚将街门打开,“唰”地两把刺刀顶住了他的心窝,吓得他浑身打战。贺尚富压低声音说:“不要怕!你去把贺福重的门叫开,保全你的狗命,敢有半个不字,马上叫你穿胸透肺,脑袋搬家。”贺全升双腿哆嗦,连说:“行行,我照办!”

  战士们押着贺全升以借耧种麦为由,让长工把门打开。战士们蜂拥而入,分兵两股,一股直扑保镖郭法通住处,一股直插贺福重住的上房。郭法通正在梦中,忽听有人叫门,说是过路的国军找房子住,半信半疑,掂着手枪把门打开。战士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枪顶住他的胸口:“不准动,把枪放下!”郭法通不解地问:“既是国军,咱们是一家人为何这般态度?”战士们低声道:“我们是八路军,是专门找你算账的。”这个顽固的家伙见情况不妙,刚想反抗,被我战士一刀捅死。另一股战士冲进上房,没等贺福重眯瞪过来,便被我战士从床上抓起。这次战斗不动声色,不费枪弹,就彻底端掉了“土皇帝”老巢。

  两个月后,大河里区分委在尚庄召开公审大会,处决了贺子遇,贺福重被押送山西阳城,后病死于监牢。从此,称霸一方的贺家“土皇帝”彻底覆灭了。

  (本文内容由济源市委党史研究室提供)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