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济源要闻>正文

【济源红色故事】军民合力平暴乱

2019-12-03 11:35|来源: 济源网-济源晨报|责任编辑: 苗园

  1946年春,国民党军队和地富“还乡团”北渡黄河,开始向济源解放区大举进攻。10月20日,敌人攻占济源县城。济源县委、县政府被迫转移到大社、勋掌一带。

  为配合国民党军队的大举进攻,国民党国防部二厅特务邓玉儒、张吉平等于10月18日煽动在群众运动中被清算的恶霸地主、坏分子及反动会道门的头头,利用“红枪会”组织在济源、王屋两县山区结合部发动了大规模的反革命暴乱。暴徒们每到一村,便挨门挨户胁迫村民加入“红枪会”,不愿入会者被当场杀死。他们第一天就逼迫3000多人参加“红枪会”。这次反革命暴乱先从济源六区闹起来,两三天后蔓延到王屋三区。暴乱分子首先袭击了王屋县公安局派驻大店工作队在苏村的住处,杀死了县公安大队指导员刘廷芳及苏村干部朱伍成等9人(今王屋镇庭芳村就是为纪念革命烈士刘廷芳而由苏村改名为庭芳村)。随后,暴乱分子请又接连杀害了阳台、封门、砚瓦河、仙口、关阳等村的党支书、农会主任、民兵队长等35人。

  10月20日,“红枪会”暴徒分三路向王屋三区进攻,在所到之处,大肆造谣、煽动、欺骗群众。他们胡说什么:“成立神仙会,可以使狼不伤人(当时狼灾严重),可以刀枪不入”“共产党到了末期,不行了,济源、垣曲都被中央军占了”等等。暴乱分子还以“传头”威胁群众。有个姓张的“传头”自称是“红枪会”的传师,有吕祖、关公等神人附体。他一面叫嚣“共产党要垮了,我们要翻身了”,一面像疯子一样手持枪刀,在人前乱舞乱砍。暴乱后的第六天,暴徒们又在封门将一村民的两三岁小孩抢到封门南面高地上,称这小孩是新出的真龙天子,并搬来桌椅板凳,准备第二天在高地上正式立位,朝王见驾,山呼万岁……一时间,王屋三区被暴乱分子搞得乌烟瘴气。地富反坏旧恶势力乘机杀人夺财,大肆报复。一些胆小的村民以为真的要“变天”了,甚至后悔不该参加农会闹翻身。

  接到“红枪会”暴乱的紧急报告,太岳四地委当即指示济源、王屋两县采取有力行动,同时派正规部队开赴济源、王屋两县平息暴乱。

  平暴战斗由东西两条战线展开。

  1946年10月21日,在东线,济源地方武装兵分三路配合我正规部队进剿“红枪会”。当天夜晚,由济源县委书记范华带领的第一路人马与太岳第四军分区独立二团两个连队配合在砚瓦河一带击毙了“红枪会”“神传”程之贵及“红枪会”骨干十余人,迫使敌人向西溃退。10月22日,由杜振华等率领的杜八联第二路人马在祖师庙山下击退东犯的“红枪会”暴徒。随后王屋三区民兵在桶沟与溃逃的“红枪会”暴徒交火,抓住了匪首杨林瑞等人,击毙了地主黄本长。半天后,第一、二路人马汇合并迅速从封门向大店河搜索围拢,接应由公安局长袁平率领的第三路平暴人马。三路人马很快汇拢,收紧了对“红枪会”暴徒的包围圈。一天后,我平暴武装步步进剿,在东线战场打退了三股东犯之敌,粉碎了“红枪会”暴乱分子与国民党部队汇合的阴谋,使其陷入东进不能、西退不得的困境。特务头子见大势已去,便率残部向白坡逃窜,途中又陷入我杜八联民兵的地雷阵,丢下不少尸体。

  在东线平暴之际,西线的王屋县委书记李之放、县长刘任道也率领独立连、公安队同时配合平暴剿匪。10月23日,西线我部接连从阳台宫推进到王屋镇,然后又沿五里桥、小官腰、下冶、石槽向陶山方向追击。在我王屋县地方武装和太岳正规部队两面夹击下,暴乱匪徒人心惶惶,失去战斗力,只能抱头鼠蹿。三天后,几经围剿追击,暴乱分子被彻底打垮。

  在这次平息“红枪会”暴乱的战斗中,我军击溃暴徒3000多人,其中击毙250余人,俘虏400余人。11月23日,太岳四地委在王屋三区下韩旺村召开平暴祝捷大会,处决了崔子英等9名罪大恶极的叛乱分子,为土地改革和人民新政权的建立扫清了一大障碍。(本栏目内容由济源市委党史研究室提供)

推荐阅读

投稿 搜索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