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综合频道 > 国内 > 正文

“光腚屯”富了美了——《暴风骤雨》原型地黑龙江元宝村振兴见闻

2019-04-28 08:40|来源: 新华网|责任编辑: 建伟

  新华社哈尔滨4月26日电 题:“光腚屯”富了美了——《暴风骤雨》原型地黑龙江元宝村振兴见闻

  新华社记者 强勇

  “光腚屯”“土改第一村”、全国小康示范村、全国文明村、全国生态文化村……一个个称呼,均指向同一处地方——小说《暴风骤雨》原型地——黑龙江省尚志市元宝村。称呼之变,见证着元宝村轰轰烈烈的改革和乡村振兴之路。

  变化,三天三夜讲不完

  “土改前,那些最穷的人家只有一条裤子,夫妻俩谁出门谁穿,这是‘光腚屯’的由来。”在82岁的元宝村村民罗庆宝家,大家围坐,喝着热茶,打开了话匣子。

  “吃上顿愁下顿”“房子漏雨漏风”“水不咋好,大骨节病多发”……“现在不愁吃穿不愁玩,天天像过年”“村里20年前就有了别墅”“小轿车满地跑,不比城里差”……谈变化,众人叽叽喳喳。

  “过来人”罗庆宝接了话茬。当年作家周立波来体验生活时,他还是村口放哨的儿童团一员:“70多年变化要说下去,三天三夜讲不完。”

  记者来到东大壕地,土改工作队曾在这里打下第一根桩子,现在是旱田改水田示范区。

  七八年前元宝村还是玉米“一统天下”,种玉米图省事。但村党总支书记张宝金有想法,土里刨食要重效益,同一块地水稻亩收入能多出四五百元。

  很多人嘀咕,不会种水稻咋办?村里免费打井、教技术、用农机。郇金德第一个“吃螃蟹”,科学种植换来了大丰收,现在种地年收入30多万元。

  最大的还是观念变化。郇金德外出闯荡的儿子郇福强也回村了,父子俩今年又扩大100亩水稻面积,种地越来越有奔头。

  目前水稻种植已占全村耕地面积约2/3,村里还成立稻米合作社,用品牌闯市场。数款精包装大米在村支部陈列。“10斤装卖到80元,价格是原来好几倍。”村主任施永平说。

  咋富?咋强?

  元宝村有20多家各类企业,村里大部分家庭都有人在企业上班,这在黑龙江农村可不多见。

  时间回到1985年,当时包产到户已3年,元宝村农民平均收入翻了10倍,达400元,但距离富裕还有差距。

  咋富?咋强?张宝金苦苦思索——答案还是求变,他盯上了发展工业。

  依然是党员带头。张宝金说服“有病都舍不得吃药”的老伴,拿出全部积蓄1.3万元。有的党员把牲口卖了,有的把给孩子结婚的钱拿出来,很快筹到“第一桶金”。

  村里逐渐办起铅笔厂、农具加工厂、筷子厂等企业,铅笔卖到世界多地,成为村里的“财柱子”。1989年元宝村已经是亿元村。

  然而前几年,元宝村的铅笔卖不动了,张宝金吃不香睡不好。别人安慰他,张宝金却有股倔劲,他在市场里找原因:人家在东南亚建铅笔厂,人工成本是国内1/4,咱们再拼价格肯定不行。

  出路还是求变。“中央提出‘三去一降一补’,咱也不能落后。”张宝金提出低端改高端,提高附加值。年产数亿支铅笔,但每支利润不足1分钱的模式得淘汰。

  村集体企业金雪莲笔业有限公司带头向高端、绿色新产品转变,每支铅笔利润多的已有两毛钱,今年订单又增加了3成。

  2018年元宝村总资产达7.2亿元,人均纯收入3.1万元,半数以上村民住进了楼房和别墅。

  “变”出水墨乡村

  天没亮透,老汉陈广仁便出了门。村子里静悄悄,偶尔一声狗吠。

  陈广仁是护林员,每天骑着电动车,巡视万亩山林。他最喜欢爬上元宝山,将30多个树种、100多万棵树尽收眼底。

  但17年前,元宝山还是秃山。每遇大雨,黄土混着雨水冲进河道,黄泥河成了泥巴河,冲跑庄稼,连山路也冲垮。

  农村发展,必须有生态“打底”。元宝村人想明白了:必须退耕还林。男女老少都上山,扛苗、挖坑、种树,使元宝山重披绿装。现在远道来的城里人,都愿意到山上走走看看,这已成了一景。

  不止青山,还要绿水。黄泥河整治被列为新农村建设的一件大事,2010年从夏到秋,全村人鼓足劲斗水患,为害多年的黄泥河终于被驯服,从此岁岁安澜,人水相亲。

  生态转好,元宝村又投入数百万元,建设暴风骤雨纪念馆、农业科技园区等6大景区,深挖文化资源。农家乐老板王春娟今年计划种高粱、自己酿酒。“农家乐供应的农产品都是咱庄稼院产的,就差酒了。”她说,山好、水好、文化好,旅游差不了。

  当夜幕降临,圆盘似的月亮照在村里柏油路上,清清亮亮。一些人家渐次熄了灯,陈广仁和老伴也要睡了。1947年出生的他没少过苦日子,现在比那时,简直是天壤之别。

  “对生活有多满意?”临走前,记者忍不住问。

  “满意透了。”老人说。


推荐阅读

投稿 搜索 回顶部